Profile Photo
乱世无佳人
  1. UAPP
  2. 戳这联系我
  3. 归档
  4. RSS

写在前面的:此文含有一些BG以及BL内容,感情线路并不明确,主要是讲故事,有关于算是明星的团体,与现实无关,纯属脑内妄想,无逻辑

以上能够接受的,请任意的(¯﹃¯)↓



1.

2014-5-2 / 19:59 始於上海

炎热的夏天,空气中升腾的热气用肉眼都能看见。

这是个就算你待在空调底下都会被蚊子光临的神奇季节。

——总而言之,是个坏天气。

Judis是个性格很hot的女孩,就像现在的天气一样,也许这就是男人们见到她基本都会退避三分的原因。

但她的朋友都知道这是为什麼。

在别人眼中,Ju是一个…呃…很怪的人。

她长得并不坏,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个小美女,可是奇怪的是,她似乎非常喜欢…呃,男人之间的爱情?

我们再简而言之一次吧…

简而言之,她是个腐女。

哦…总之在所有认识她的男性里几乎没一个人不是见到她就逃,用她的话讲,就是资质好的都跑光了。

然后剩下的所谓"资质不好"的只有一个。

Jennings,算是她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俗称青梅竹马。

但是Jennings一直觉得他和这位从小就中意的美人的相处模式不像恋人,更不像朋友。

他们像是R.Z的后援团团长和副团……不…是团长助理一样。

在Jennings不太灵光的脑袋里,已经把副团长和团长定义为一对了。

至於R.Z,这个有名又有才的团体一直很神秘,说实话,是神秘的让人很不舒服。

出道三年,无数作品,无数奖杯,无数称赞,也有无数骂名。

装神秘,耍大牌,没脸见人丑到死,总之娱报是有什麼写什麼,没什麼掰什麼。

对此他的青梅竹马的反应是霸气的将脚架在工作台上,嗤之以鼻。

“有才能的人总是遭人妒忌,这很正常。”她哼哼著看向论坛,Jen赶紧上前帮她揉腿。

“不过挺可惜的。”她滑动鼠标,管理著精心布置的网站,“光是不见人可真的只能拉郎配了…”

托她的福,这麼多年来,Jen该知道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全明白了。

当初他沉默著,看著Ju遗憾的侧脸。

而现在他面前的是上蹿下跳,晃来晃去的疯子。

“Jen!!太棒了!他们终於要开演唱会了!!该死…虽然在中国…陪我去中国吧!Jen!”平日里的美人瞬间变成疯子,Jen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他抽过对方手里因为太兴奋而快被捏毁的两张票:“嘿…你忘了吗…票都买好了,两天后我们就飞去中国。”他真怀疑Ju是不是有健忘症,不然为什麼要过几分钟就向他陈述一遍事实。

你也不怕他们真的丑得不像样,他在心里有些吃味,可还是没敢说出来。

两天总是过得很慢的,在这两天里Ju上蹿下跳,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将要去中国观看R.Z的演唱会,而同样跟她疯狂的还有网络和论坛,粉丝都跟嗑了药一样二十四小时在线讨论,帖子的楼层累的一个比一个高。

要出境总是很麻烦的,各种程序加上Ju丢下的论坛把Jen忙得是焦头烂额,生怕一个闪失没去成,那麼Ju一定会把房子炸了。

出发当天Ju抱了一个巨大的娃娃,Jen抽了抽嘴角看著对方花了整整一天买来的说是要送给R.Z的礼物,那东西足有一人高,几乎拖到地上。Ju还死抱著不让他碰。

不但如此,Ju连飞机上都不放过他,扯著他叽叽喳喳的嚷著R.Z会不会算是中国人啊他们有几个人呢这种老掉牙的问题,幸运的是,他们邻座的一对小情侣也是赶班机去看演唱会,於是两位姑娘一拍即合,喋喋不休的讨论起来,剩下他和对方男友两个大男人相视苦笑。

下飞机的时候两个女孩已经好得像亲姐妹一样了,他也知道了那个女孩男友的姓名,Adam,女孩子叫Beth,两人的状况倒是和Jen和Ju差不多,只不过他们没有论坛,而且票是后排的。

Beth对於Ju的票在前排羡慕了好久。

“那当然。”Ju晕乎乎的把头一昂,有些得意,“那可是Jen起早贪黑帮我抢到的。”

Beth瞪了Adam一样,拧了一下他的胳膊。

Adam不好意思的朝这儿笑了笑,拉著像要和Ju黏在一起的Beth,留下了联系方式,两个女孩儿才恋恋不舍的分别。

Ju回到酒店后依然精力不减,Jen想净办法把她哄上床,然后不管对方依然叽叽咕咕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他的脑袋里依然回响著Ju说著‘好兴奋’的声音…

这真是受罪,他翻了个身。

但愿明天的演唱会不要让大家失望…

—————————————TBC



2.

2014-5-3 / 20:38

四月六号,星期天,下午17:30。

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人来人往,在网上没抢到票的人把赌注下在黄牛身上,票价越炒越高,几乎是原价的四倍。

Ju抱著个在她怀里甩来甩去的的玩偶,艰难的挤在人群中,Jen嗅著空气中散发出的汗味,头一次痛恨太阳当空的好天气。

这个时候还是伦敦的天气比较怡人。

他注意著人群中艰难跋涉的Ju,免得弄丢她。

买到票的人早早的等候在场外,进场时他们回头看到无数失望的人守在门外面,其中不乏有和他们一样远道而来的异地人。

Jen摸了摸肚子,那里有他中午吞下去的羊肉串还有地地道道的中国菜,所幸的是,这儿的老板似乎都对英语略懂一二,才没有导致他们只能吃酒店提供的单调饭菜。

会场广播里放著演出事项,用中英文各报一遍,Jen心说果然还是英国福利多,让那些法国老哭去吧。

演唱会分为三部分,为期约三个半小时。

18:30开场,演唱一小时,19:30-19:40中场休息。

19:40开始互动环节,观众举手提问,由组员进行自由挑选问题回答,前十排优先(毕竟钱不能白出不是),每排三个话筒相互传递。20:40结束,然后再休息十分钟。

最后一小时20:50-21:50依然献唱,保留十分钟预算不排除有加曲的可能。

三个半小时的时间让这些进了场的粉丝们几乎坐不住,别说马上要见到从未出镜的R.Z,就是中间的互动环节都让不少人跃跃欲试,一路过来Jen已经看到不少人拿著罗列好问题的纸反复看著。

Ju的屁股跟装了弹簧似的坐不住,无奈左看右看都是黑发黑眼,只能无聊的反复戳怀褃的那只熊。

Jen忙里偷闲的让她乖乖坐著,自己去洗手间上个厕所,结果对方和他一起起身,然后拖著熊去找Beth他们的座位了。

厕所里很乾净,而且隔间的门几乎都是开著的,看来所有人都是兴奋的坐在场上等待开演。

上完厕所洗好手Jen走到烘乾机旁边把手探过去,但是他突然被吓了一跳。

烘乾机旁边蹲著个人,在玩PSP。

厕所玩PSP,真是好兴致,但是如果把烘乾机的插头拔下来然后插上游戏机充电器的话,性质就不一样了。

对方似乎玩得很认真,金黄色的脑袋后面吊这个马尾,似乎在告诉Jen他也是个外国人。

“嘿…”Jen看了看自己还在滴水的手,决定先发制人,“先生…你游戏机的充电器…”

对方头也没抬,好像游戏机里的游戏很难,不能分神,但他的语气中带有浓浓的抱歉的意味:“哦……对不起…我的小p没电了,Glenn 他们说插电口不够了让我自己想办法……抱歉……等下…我这里马上…”

Jen饶有兴致的探过头,他觉得能让对方重视到这种蹲厕所充电玩的程度的游戏,一定又是哪家著名公司的巨作。

对方还在契而不舍,Jen试图保持自己平静的语气:“呃,恕我冒昧…PSP上还有推箱子?”

黄脑袋终於抬起头,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外星人。

Jen看著对方祖母绿的眼睛,心说长著这麼漂亮的眼睛的小帅哥露出这种情绪简直是暴殄天物。

“是呀…”黄脑袋歪著头,好像不知道PSP里有推箱子是件令人吃惊的事。然后他不再理会Jen,埋头继续玩游戏。

Jen看著对方玩了将近五分钟——当然,一盘推箱子是不可能这麼久的,可是那家夥每次输了就偷偷瞄这边,Jen自然假装没注意,於是对方就无赖的玩了一盘又一盘。
而且每次几乎都死在前一次死掉的地方。
Jen看著他头顶翘起的头发,觉得如果再不伸出援手的话,他的手就真的没有吹的必要了:“……往右。”

对方听话的按照他的指示,顺利通了关。
黄脑袋站起来,把充电插头从插孔拔出来,把烘乾机的插回去,然后看向Jen。

“谢谢你。”他把游戏机和充电器放好,挠了挠头傻笑,“你真厉害,这关如果不是你的话Glenn他们又该笑我了…以后我有不懂的能不能在MSN上问你?”然后他不等Jen反应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和笔撕下一张纸写了起来。

Jen瞄到本子里好像有密密麻麻音符之类的东西,心说这人要不是文化水准很高要不就是拿著装逼。

对方把纸递给他并向他介绍自己叫Akram的时候他才发现黄…呃,Akram比他高了大半个头,他接过纸微微向后退了一点,尽量保持与对方平视:“Akram…你是哪褃人?”

“恩…算是美国人吧。”回答他的是含糊的答案。

该死的美国佬…Jen在心里默默流泪,190+难道就是平均身高吗:“哈,哈,这个子得有一米九吧,我叫Jennings。”

Akram的眼睛亮了一下:“哇哦,真巧,我也叫我弟弟Jen耶!不过他叫Jenkins——这麼说连发音都很像!”

Jen默默的别过头,这个人绝对是故意的,说他是弟弟……美国佬真讨厌。

“你不去看演唱会吗?马上要开始了。”他提醒对方,他不想再跟这个奇怪的人聊下去了…有辱自尊,真的。

对方在脖子処摸了摸,然后捞出一块怀表。

Jen:“……”这人到底是闹哪样。

“呃…现在过去应该差不多。”Akram转过身,还不忘提醒Jen这个他心目中的玩推箱子高手加自己MSN。

Jen无奈的应付他,然后看著他的背影无语凝噎。

……为什麼这个人走路是拖著脚走的,Jen敢保证对方每一步至少前脚掌绝对没有离开过地面。

这麼有个性的人…他捏著纸条,脑海中突然闪过四个字。

恐怖分子。

————————————————

所以到最后Jen的手还是自然乾的。

他回到观众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这点从连Ju都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就可以看出来。

Ju一见到他就开始追问:“去了这麼久,还有四分钟就开演了,刚才场内的保镖找人的时候我还以为在找你呢。你不会是有什麼艳遇了吧?是不是遇到了个小帅哥??”

Jen身心俱疲的摸了摸口袋里的纸,不打算讲废话了。

“我知道了。”Ju凑过脸,上上下下的打量他了一番,然后是过来人的语气,“恩,撸多了伤身,要节制啊,就算是看演唱会也不用这麼激动。”

“没办法。”Jen突然来了兴致,“我持久力比较长,让你久等了。”

Ju嘁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理他,但是Jen看到她脸上飘起可爱的红晕。

演唱会开场了——

——————————————TBC

下章作为大半个主角的组员们就要一个个下饺子似的出来了╮( ̄▽ ̄")╭

========================

现在是2015/9/23,是的,这又是一篇老物,大自然的搬运工就是我
这篇就是写着玩,没看懂是正常的,逻辑就不要管了哈哈哈,没啥参考也没有正式追过星甚至演唱会也没看过...都是脑内妄想还希望不要介意,然后这是一篇BG与BL共存的文,不过感情方面不打算多说
两章懒得分就一起扔在这好了

最后,感谢观看!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