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乱世无佳人
  1. UAPP
  2. 戳这联系我
  3. 归档
  4. RSS

||天天酷跑同人文( ̄⊥ ̄)
——Raven 渡鸦

||CP:双帅 【双枪小帅×金枪小帅〔亚克斯X亚纶〕←名字只是乱改的…】

||类型:花式摩托 /中后期沉闷 /有性转?

玩酷跑太烂所以来写文

备注:我……擅自为他们取了名字……我……有罪……


1.

2014-4-21 / 20:46 始于上海

++++++++++++++++++++

脚下是海,头顶是天。
白色的天却不刺眼。
甚至连脚下的水都没有涟漪。
他想挣扎,可是却不知如何挣扎。
宁静到孤寂的,只有他的世界。
连束缚的锁链也不曾出现。
但是他听到了歌声。
甜美的,来自另一个世界的——
我们就像渡鸦,离不开彼此。
你承诺于我的生命,我也将伴随你死去。


——梦的最后是什么呢。

睁开眼的一瞬间,他望着白色的天花板,以为这是一个连环梦。

可这次的白色是刺眼的。

他几乎要崩溃,他不想再做一次那个梦。冰冷的,孤寂的。

可是当他的视线微微游移的时候,他发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枕在他的手臂。

然后他感到在那东西下的皮肤传出一阵凉意。

——感谢上帝,他从那个梦境中脱离出来了。

“嘿…纶。”他挣扎着拍了拍那个毛球的顶部,这动作费了他很大的劲。

那团东西在他的胳膊上蹭了蹭,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一样抬起头。

“哥?哥你醒了!”

他看着对方乱糟糟的头发还有没有拿下来导致将脸压出红痕的防风镜,有些愧疚:“抱歉…我实在是…”

是一个笨蛋,连日常练习都会出事。

对方撑着床按响他头上的应急铃。

“没事。”他坐回位置,乱糟糟的头发东翘西翘,“我叫了医生,醒过来就好。”

医生的速度很快,他乘着亚纶和医生交谈的空当看向床前的病历夹,然后有些惊奇的发问:“我只晕了三天?”

“三天你还嫌不多。”亚纶回过头,把防风镜摘下来擦了擦,“一个空翻而已你就晕了三天,还断了一根肋骨。”

——语气里满满的故作老成。

我可没有你那么聪明,他看着对方脸上防风镜轮廓的压痕,努力止住笑意。

医生说问题不大。

——至少比起前面几次来说。

这位医生看他们的眼神已经从疯子变成了麻木。

他摸了摸鼻子,大脑传来一阵钝痛。

他看向正在整理东西准备带他出院的亚纶:“纶?你今天……呃…前天的比赛怎么样…”

“我没去。”对方停下手头的动作打断他,“该死的你连那招死亡之吻都会可是空翻却会摔下来撞到头。”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可你失望的发现我居然没变傻。”他耸了耸肩,“然后你就会跑到教堂跪着说‘哦上帝,感谢你的神迹!没有把我哥哥变成植物人让我每天帮他端屎盆!’”

亚纶低头狠狠的拉上背包拉链。

“F-u-c-k-,哥,说实话我从没见过你这么无耻不虔诚的教徒,告诉我你其实是撒旦教派过来的间谍。”

“嘿!不要跟我提那些非主流!”他扶着对方的肩,做了一个Man的姿势。

“做得真丑。”亚纶撇了撇嘴,拉过他不老实的手搭在自己肩上,“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就是有轻微脑震荡。”

“就因为我的轻微脑震荡你放弃了比赛,让那个秃头去到处宣传你是个懦夫?”他拍了一下对方的脑袋。

回答他的是被突然抱起来塞到车后座然后被套上头盔,车子发动后他才听到顺着风飘飘忽忽传来的一句。

“……总比给你端屎盆好。”

他不满的大声抗议:“嘿我才刚从它同类的身上摔下来你就用它载着我这样游荡!!”

“是多多!!”对方也吼回来。

去你妈的多多…他吸了吸鼻子,只有娘娘腔才会给自己的车取一个像狗一样的名字。

“娘娘腔…”他抱着对方听不见的态度嘀咕。

对方用一个急刹车回答他。

==========TBC==========
其实我很喜欢这种日常的题材
不过可能后期较闷

===========================
现在是15年9/23,这个不争气的作品是去年的4月份东西了,当时正巧看花式摩托热血沸腾,又在玩天天酷跑,就写了贴在网路上,现在LOF我方便发文了就搬了过来,不过现在看着这东西,虽然文笔很不成熟感觉特傻但是我还是觉得好厉害...因为现在写不出来了

最后,如果有人看到这里的话,谢谢你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