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乱世无佳人
  1. UAPP
  2. 戳这联系我
  3. 归档
  4. RSS

Hirschen:

犹豫了很久,我终于决定来更博。不为什么别的,为了路德维希,为了我自己,将这一段动荡时期的心路历程记录下来。


午夜十二点,我从周五常去的那个小酒吧喝完酒回来,在家门口遇见隔壁住着的医学院的“准医生”邻居,随意聊了几句他告诉我了一起最近发生的医疗案件。“某些移民”的家属不遵医嘱,不听医生劝告,劝解无效后拿枪出来逼着医生按照自己的要求行医,简直荒谬至极。当然,用屁股都想得出这种移民是什么人。出门左转就看得见绿色星月期的某教移民。


我们在外面由此引发了长达半个多小时的讨论,已经进入初冬的寒夜,我却丝毫不感到寒冷,因为终于,我听到了真话,我看到了希望。


亲爱的们,让我慢慢说给你听。


 


8月中旬,我从英国休假回来,第一次在本地报纸上,看到了“难民”这个字眼。接着很快,看到了电视里以及网络上流传很广的那个关于默婶儿和难民小女孩对话的段子。那时的我,根本没把这些事儿当事儿去关注,由于工作太忙,忙到将近一个月后媒体上开始铺天盖地的报道难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事态发展的迅猛程度。而那个时候,我在大街上依然一个难民都没有看见过,所以对于微博华人圈对难民的强烈反感还感到讨厌,自己也是外国人何必这么狭隘,德国有能力帮助些难民能是什么大事儿,然后又埋头工作交税去了。


而就在之后不久,我去了汉堡过周末。第一次,我在汉堡火车站,看到了让人震惊的难民队伍。他们都在汉堡巨大的火车站里席地而睡,不知道是志愿者还是政府工作人员,在忙着给他们发食物发水,我也看到,从进站的火车上下来的源源不断的中东长相的人。他们看上去疲惫消瘦,脏兮兮的,成队成队地走到聚集点去领取食物和生活必须品。


我对如此惊人数量的难民感到有些担忧,而更大的担忧,发生在第二天我和友人开车出去吃饭,却不断遭遇封堵路段,眼看着车窗外穿着土耳其国旗T恤的人,成群结队喊着口号在跑,后面跟着一群群的防暴警察,荷枪实弹地从警车上跳下来,市中心湖区停了至少30辆警车,我们不得不一直变道给呼啸而过的警车让路。这时候第一次,我意识到,来的这些难民是某教教徒。我不喜欢某教,并不是因为极端分子,而是因为某教对女性无可救药的蔑视和对异教徒的暴力政策,注定我不会把这个宗教当做正常宗教来看待。所以在大街上看到他们反对难民中来了太多库尔德人而在公开场合制造暴力混乱游行的时候非常反感。喧宾夺主,在自己家里斗还不够,在别人的国家也不安生,简直是岂有此理。


然而没有想到,接下来事态的发展让我大跌眼镜。默克尔妈妈成了难民眼中的救世主,她未经欧盟议会投票讨论就擅自决定打开德国的大门无限制接受难民。


此政策实施一周之后,东欧各国开始反YSL游行,警告德国政客三思后行。而默婶儿没有丝毫动摇。我开始每天刷新闻关注事态发展。


这时一个转折点事件是匈牙利顶不住人流压力开始关闭边境导致巨大冲突,而入境难民并不愿意在入境国注册而是要求搭乘火车去德国。按照国际难民条例,躲避战乱的难民须在收到庇护的第一个入境国注册并等待安置。而这些难民,坐在匈牙利边境绝食抗议,甚至拿石头和矿泉水丢边境警察。从这一天开始,BBC的新闻开始称这种行为的难民为“经济移民”,而德国国内媒体还在一水儿的刷救世主的存在感。不设置边境检查,不听取同盟邻国诉求,几乎是闭着眼以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状态日进万(难)民。


当BBC开始揭露这些进入德国境内的难民只有20%是叙利亚真正躲避战乱的难民而剩下的都是趁乱来想分一杯羹,撕毁自己的护照或者购买叙利亚护照来的非法移民的时候,德国媒体满世界贴的都是那个难民小孩溺死在海边的照片,丝毫不提那小孩父亲本身是蛇头因为贪财让皮筏艇超载导致很多人遇难的真相。


看到真相的英国首先明确表态不会像德国那样毫无节制地接受难民,德国政客强烈谴责,英国迫于压力同意接受一万难民。


东欧国家匈牙利克罗地亚以及波兰等国抗议德国的一意孤行,而默克尔不仅不听诉求,还拿停止经济援助为要挟,让东欧国家服从。


再接着,一向左倾的法国也忍不住了,要求德国慎重考虑并尽快制定合适的难民政策,而默克尔,似乎陶醉在每天都看见德国在世界各国报纸头条的成就感中,坚持”wir schaffen das!(我们搞的定!)“的口号,都不愿意睁开眼睛看看。


德国媒体也依旧连篇累牍地报道他们是怎样帮助难民的,将义不容辞的“主人翁”精神发挥到了极致,甚至绿党党魁竟然提出“警察进入难民营执行公务时应脱鞋已示对MSL的尊敬”这种脑残理论。


或许这是二战后的第一次,德国再次成为全世界的焦点,却不是以一个侵略者的姿态,周遭围绕着的,却是救世主的光芒。这种感觉那么好,好到愿意牺牲一切来感受。以前一火车一火车地将犹太人运往集中营,现在一火车一火车地将MSL运往难民营,当大爷一样供着,这是怎样天翻地覆的转变!政府强制征空房和公租房给难民,在大城市繁华地带开建难民营,给人口稀少的小村庄强制分配三倍本地居民人口的难民,放话出来说接受难民无上限...可怕的是,我说的这些,都不是梦!执行者丝毫不考虑民众感受和心声,那独裁专制的劲头,真像上世纪30年代。


可生活不是言情小说,现实中没有玛丽苏和金手指。难民政策开始实施的两个月后,随着犯罪率的上升(偷窃,抢劫,强奸),以及难民营多次发生的打架斗殴事件和所谓难民对居住及生活条件的各种挑剔,伴随着巴伐利亚的告急,拜仁州州长,CSU的党魁,公开质疑默婶儿的难民政策。


然而… 为时已晚。CSU和CDU(德联邦现任执政党)这两个关系非常近的兄弟党几乎反目。左倾党派SPD也谨慎噤声不做过多评论开始观望局势。绿党这个傻逼左倾不知死活地还在当笑料。由财团和一些经济学者建立的偏右翼政党AfD支持率升高(因为他们主张制定移民法,吸引高质量的技术移民而不是吸收廉价劳动力的难民,更不能选取单一宗教或者种族移民)。PEDIGA在德累斯顿的游行最高达到一万人,甚至有维护秩序的警察也加入到游行队伍中,催促当局尽快立法限制通过难民身份来进行非法移民。


就在这个当口,大众在美国的排污管丑闻,美国对欧洲的TTIP协议,一个接着一个,都冲过来。每天打开新闻,比电视剧都还要精彩。


而我的心情,从最初的心疼德国不堪重负,到担心社会风气每况愈下,再到被默克尔践踏民主民意的愤怒,到现在对当局丝毫无法采取有效措施来挽回错误决策的失望…


也是经历了这么多,我对德国,也有了新的认识。


以前我以为,他多勇敢,用近乎残忍的方式再提醒自己犯过的错以及丝毫不怕面对曾经的错误,这样的国家,值得我仰慕。


可这些天一来,难民危机用非常残忍的方式揭示了德国的另一面,我不愿看见也不愿相信却无法反驳的事实。这个国家,在二战后就被打败了,再建立起的德国,是由英法美直接影响着的新德国。虽然幸运地再次一跃成为经济强国,却在政治上,从未得到过真正的主权独立。美国直到现在还有驻军在德国,德国的一举一动,都必须顾虑到英美的影响。欧盟是他政治诉求的最直接体现,也要处处受制于英法。所以才有可能这次铤而走险,亟不可待地揽下了这么大的“重任”,却没有也不能做好准备及善后工作,弃国民及纳税人的利益于不顾,也要冲出去一搏,博得舆论,占领道德制高点,在“政治正确”的路上一条道走到黑。


非常难过,我也不能够跟朋友谈论这些事情,大部分人都是偏左的,他们看不见潜在的危险,他们在我眼中甚至是愚善,而我却不能够说,连提醒都不能。也有一些跟我有着一样担心的土豆小伙伴,迫于舆论不敢开口说话,因为只要一质疑当下政策,就会被圣母和白左骂成“纳粹“。


这不是我认识的德国,我认识的德国比这个忍气吞声矫枉过正的国家有血性有魄力,普鲁士精神去哪里了?有一段时间,我看着满天飞的负面新闻以及默克尔那张写满了独裁的脸,有一种清晰的感觉——路德维希,早已经死在了1945年的夏天……


就这样,每天在负面新闻的冲击下直到今天。


土耳其成功勒索到30亿欧元的款项答应帮忙控制难民。保加利亚边境警察向尝试暴力入境的难民开了枪。默克尔公开表示不会加税,然而医疗保险从下个月开始上调2%。


而我,给AfD匿名捐了钱。只有右翼的成长,才能遏制左翼的嚣张。CDU本身也是偏右的政党,不懂为何这次行事如此左翼的风格。


有很多人在围脖上抨击说“你们这些中国人,在德国也是外国人,有什么资格说难民?右翼上台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现在就可以回答,没错,我也是外国人,可我交税,我努力地在工作,德国的所有政治决策,都有我尽的一份力。所以我有权利评价难民政策是否正确,因为政府的钱,我也有给。除却这些,我爱这个国家,我接受了很多这个国家给我的支持和爱,我希望也愿意去回护他,我不希望有人不贡献只来占便宜,我更不希望某教在这个国家横行来污染他。


如果右翼上台,只要不是极端右翼,我都不会有危险会因为是外国人被驱逐,因为我不是底层移民。


就算最坏,极右上台,我回国或者去英国,都心甘情愿。我宁愿离开,也不愿看着好的品质被毁,那样太残忍,比离开这个国家还要残忍。


 


跟邻居小哥站在寒夜里说了这大半个小时,他也很释然,他说终于有机会不用顾虑被骂成纳粹来说话了。他说我不能说,可你能不能去多说服一些德国人,让他们看见潜在的危险?让他们警惕起来。让他们敢于挑战权威?这并不是一个像我们对外宣称的那样民主自由的国家,一切跟纳粹沾边的东西都会被毁掉,连诉求都不会听。你对AfD的见解都那么深可是你没有公投选举权。只有你们这些外国人敢说实话了。你能不能不要轻易放弃德国?不要去英国,我们的国家需要你这样的人。


我跟他说,我不会轻易放弃德国的,但我依然是个外国人,这个国家的民主自由,要靠你这样的人自己来争取。一定会变好的。要有信心。冬天就要来了,可能会有很大的冲突被激化,但这世上没有和平的抗争。做好准备吧,把命运往我们愿意看到的方向推,只要一起努力就有希望。


 


写完这些,已经凌晨三点。


不求上帝保佑德国,上帝斗得过安拉就行了。


普鲁士,请把勇气和魄力带回来给德国。


VielGlück,Deutschland!



评论
热度(40)
  1. RicxZWei🐍🐉Hirschen 转载了此文字